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5:15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还有一个沟通问题:中国是一个施行选贤任能体制的国家,一个人能否成为精英由他的智力水平决定,而西方则是更加平等主义的,一个西方人能否成为精英是由他们的沟通能力来决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拉:正如我所说的,中国已经成为了唬人的妖怪。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多种多样。我们谈到了美国大选,这只是原因之一。至于欧洲左派,他们倾向于将弱者理想化。只要发展中国家一直虚弱不堪就会常怀感恩并乖巧顺从,而欧洲左派就推崇这样的弱国。他们无法接受强大、自信而又成功的国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5月26日24时,尚在医学观察中的无症状感染者0例。在台湾举行地区领导人所谓“就职典礼”前夕,欧洲政客中也有一些利用台湾问题攻击中国中央政府的声音,本文为《自由西方媒体网站》记者对欧洲议会欧中友好小组副主席麦克斯米利安·科拉的采访,观察者网由冠群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:从地缘政治角度讲,怎样与中国打交道才能最好的维护欧洲利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拉:非常不幸,西欧的政治家对地缘政治缺乏深刻的认识。他们在没有了解足够事实的情况下,根据自己的政治立场来判断这个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26日0—24时,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现有的唯一一点共产主义残余就是组织部门的名称了,也许还有一些政治惯例。如果你回想一下1979年邓小平宣布改革开放的时候,那时连最乐观的人也不会想到改革开放会从此在中国生根发芽。我们应该公正的看待中国,也就是说要承认中国在经济,社会和政治等各个方面所取得的进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中国政治家试图通过理性的论证来说服别人,而低估图片,叙事和情感信息的重要性。如果一个自由派政治家今天想表明他或她不赞成中国的立场,他将使用最简单的方式,直接表达自己对台湾的热爱。我理解这会惹恼那些希望两岸统一并为此努力的中国人,但我真的不太把左派的做法当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拉:正如我所解释的那样,如果欧洲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全球玩家,而不仅是美国的附庸,它就必须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。我们需要中国这个替代贸易伙伴,以便我们在与美国交易的时候可以进行谈判而不是乞求。但是我个人希望这不仅是一种良好的关系,我希望它能成为一种可信赖的伙伴关系,或者正如您所说的那样,结成友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种种原因,中国现在已成为西方自由派用来唬人的妖怪。这也就增加了他们对台湾的兴趣和支持。我不参与这种小孩的游戏。政治必须基于现实。中国的崛起与复兴是现实,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对欧洲有利是现实,中国与台湾的关系如何与欧洲无关也是现实。我们应该接受现实,并以这些现实为依据开展工作。